返回

第 8 章 下山(二)修 狐媚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
第 8 章

溪边的大道上,一列负重的马队慢悠悠向前行进。扛货的毛驴忽而躁动。拿驴脸使劲往前面的行人身上蹭,那挽着篮子的素衣村姑,回头看了半眼,加快了脚步。

驴咧开嘴,鼻子里腾出热气,又哑哑地嘶叫一声,向前拱去,叫赶队的马夫一把勒住,忍不住道:“喂,大姐,快快行过去,省得这牲畜冲撞了你,弄脏你衣衫。”

半晌,村姑回头,竟是一张年轻含笑的俏脸。道了声谢,挎着篮子快步走到了前头去,后脚跟一抬,淹没进来来往往的人群里。

年轻的马夫道:“怎有女人扭腰扭成了这样。”

老马夫嗤笑道:“骚呗。不正经的。”

这村姑手里挎着篮子,扭着腰,目不避人,边走边顾盼,很是好奇的模样,顺着人群过了小桥。

树蔸上拴着的小舟,在水草从中沙沙作响,远处的打麦场金黄一片,农夫给田里洒水,老牛反刍,羊圈里的羊挤成雪团咩咩地叫,行人的闲聊,摊贩的吆喝,小儿清脆的咯咯笑声。

各声叠在一起,嘈杂混乱。

耳朵动动,再扭头,码头前有一排烟柳,一二十个伙计,远看有蚂蚁般大小,弯腰扛着麻袋,喊着整齐的号子,从船上卸货。

“走不走啊。”肩膀叫人推了一下,村姑方加快脚步。大道两旁,酒馆撑起了旗,小二站在门口招徕客人,零零星星几家店铺字号,门都敞开着,她随便找一家进去。

掌柜的站在暗暗柜台后面,把放在桌上的铜板抹开一看,哈哈直笑。

再看这村姑一脸期待,猜她是初次进城,什么也不懂,偏又生得俊俏,便玩笑道:“这些钱可打一斤酱油,你拿瓶来,当你是熟客,给你灌满。”

小妇人听了,似是不信,旁观了另一人来买醋,大为失望,将钱一抓便走,“不买。”

出了店门,在摊上买了一串糖葫芦,拿手把着,正啃反啃咬下来一个,嚼了一下就毛发竖立,挑着啃掉了糖衣,剩下的全丢进草丛。

又买了几个饼子,闷闷不乐地啃了一个,才吃了一半,便面露嫌弃,放在篮子里,身子一矮,钻进路边的茶棚。

茶棚下,嘈嘈切切的全是呼噜噜的嘬水声和细碎的人声。村姑付了两文钱,坐在一隅,抓起桌上破烂的蒲扇一通扇,把鬓边汗湿的发丝扇得飞舞,拿袖擦了擦脸。

将豁口的大碗端起来,水面上倒映出一双低垂的丹凤眼,眨巴眨巴。

此时稍静,背后有一对夫妇闲聊。

男人道:“……我们成亲,正赶上先帝大丧,民间禁嫁娶一月,爹娘愁得不成,还想着,就算解了禁,谁也不敢当这第一个挂红挂彩的,不知道拖到啥时候去。”

嘬了口茶,眉开眼笑,“没想到,解禁第二天一大早,孙员外就迫不及待地娶了个小妾,那当官的脸都绿了,也不敢说啥。到底是有两街铺面,家大业大的有底气。钱唐的首富开了个好头,后面好几天都是吹吹打打,可造福了我们这些平头百姓

内容可能未显示全,请退出阅读模式看全部内容,xs63 . c o 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