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 4 章 绒鸟(二)大修 狐媚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
第 4 章

灶膛里飘出两颗火星。

铁锅里沸腾着褐色的汁液,一根木棍慢慢搅拌。一些枝条、枯叶漂浮起来,又沉下去。

郑大又回去看他那妻子了。

苏奈面无表情地搅动木棍,准备随便煮点东西喂给帘子后的喝,姿态做足,好哄一哄那郑大。

趁郑大戒心小一点的时候,再把他引出屋外,趁其不备使出媚术,再在交合中挖了他的心——这种精血充足的凡人猎手,如果不是他自己戒备降低,媚术是有一定几率失败的。说不定还能在她尾巴上砍一刀……毕竟猎人克狐狸。

耳边传来一个百无聊赖的女声:“我呸。若不是大姐蜕皮,二姐忙着和她那老丈夫的新小妾周旋,我才不来陪你做这样的蠢事。”

“不过,那帐子里的凡人到底是什么病?”

“谁知道有什么病……反正不是要命的病。”苏奈从尾上摘下几根狐狸毛,吹进那煮树叶的锅内,转瞬便有异香扑鼻,渐渐地,在沸腾中煮作药香。

人族濒死,动物精怪能闻其腐味。可那帐子中没有。

“而且,帐子后的,是不是凡人还不一定呢……”

因为屋里有股让妖难受的感觉,山猫没有跟进屋。树上的灰色大猫摇着尾巴,发出疑惑的女声:“不是凡人,那是什么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苏奈快调好了这锅汤水,“不过总归不太厉害。”

那帘子后的东西显然不是凡物,却没驱赶她。分明是默许她采补。而且这东西大约是很虚弱,就算出手,奈何不了苏奈。

既然如此,苏奈吸了郑大精气,吃了心就跑,管她是谁。

香味一出,引来无数生灵,蚯蚓从土地内钻出,被苏奈整条拎起,顺手丢进锅里:“树枝一味,蚯蚓一味。”

她一拍手:“成了!”

窸窸窣窣,桃枝摇晃,山猫上方的树枝,落下一只鸟。

白毛红喙,身短尾长,像一团雪绒,随桃枝轻摇。回身,不疾不徐地梳理羽毛。

“快看,鸟。”山猫指给苏奈瞧。

奈奈钟爱鸟类,像山猫对耗子一样的钟爱。

从前她见了长翅膀的玩意,一定会抓下来吃了,自从认了五色野鸡精做二姐,为表对姊姊的尊重,便收敛了。只吃家养的鸡,而且不当她的面吃。

像这种不够塞牙缝的,自然是玩一玩解闷。

她手上拎一只蚯蚓,挂在枝头,眼睛一眯,恶意笑道:“吃呀。”

白鸟视而不见,将喙埋进粉红桃花中,高雅地摄取花粉。

鸟的视角里,巨大花瓣之后,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,睫毛每一根都放大数倍,由于上下睫毛密密匝匝,反而显得十分可怕,好像生满长毛的触虫。

它平静地看。

桃花转瞬被人摘去,鸟的红喙中只勾下一根打卷的花蕊。奈奈轻嗅桃花,手指将那软塌塌的肉虫一推:“花怎么吃得饱,来,姊姊喂你吃肉。”

内容可能未显示全,请退出阅读模式看全部内容,xs63 . c o 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