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 1 章 雨夜(一) 狐媚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
第 1 章

雨夜,水雾封山。

深山里的木头庙里飘出发霉的潮气。火上一双粗手,翻来覆去地炙烤着干衣。

“公子,别看了。”老仆仰起脑袋,看了一眼门边立着的年轻人,“云头尚重,雨没有一整宿停不下来,今晚,便在此地凑合凑合吧。”

年轻的公子一惊,闭上庙门,揣着两袖坐回火堆前:“哈?”

老仆抖干披风,又去烘鞋子袜子:“唉,这种时候有地方傍身,已是万幸。公子换了干衣,早些歇息吧。”

公子环顾头顶,一张脸顿时扭成了苦瓜。

深山破庙,当真破败不堪。

初进门时,地上横着断梁碎瓦,香炉倾倒,香灰散了一地。几只蟑螂,从这些碎末中迅速地爬过去。

要不是随行的老仆手脚麻利,三两下拾掇了地方,真难想象这地方也能过上一夜。

公子烦乱地躺倒在神案下的草堆上,细皮嫩肉叫虱子咬着,越搔越痒。

他出身富家,脑袋还算聪明,平日里读书之余,都用来斗鸡走狗,眠花宿柳,从没受过这等穷酸书生们餐风饮露的苦。

要不是为了赶考……

本来他带着仆人,架着马车,悠哉悠哉地一路进京。

眼看提供给读书人的驿站就要到了,谁料暴雨忽至,转瞬天昏地暗,水聚成溪,汩汩下淌,湿泥里充满了揪出的草根,蚯蚓和蜗牛。

山洪不但冲走了那些卑微生灵,也冲走了他的马车,失散了他的几位男仆。

只剩这老仆伴着,山路寸步难行,龇牙咧嘴、浑身透湿地找到一处破败的神庙,这才算松了口气。

“真是时运不济。我那可怜的小红小芳艳艳们,哪里知道我竟在这种地方休息?”他悲戚地想着,翻来覆去,被虱子咬到睡不着,脑子里回味着他那些红颜帐中香软,绮思蔓延。

一个翻身,碰到了神案桌角,布满蛛网的神主牌被震下来,碰地打在宋公子脸上。

他哎呦一叫。老仆正打扫,听闻叫声,赶过来一看,宋公子龇牙咧嘴地爬将起来,身边跌着一块黯淡的神主木牌。

“您没事吧?”老仆连忙去搀他,掸去主人身上灰尘。

宋公子揉脸,摆手,郁郁:“罢了,我不睡了,你给我生堆火,我们坐一会。”

这破庙草堆又冷又湿,他左右是睡不着了,便捡起那块砸了他个正着的神主牌看,拿袖一抹,上下两个篆字——“灵山”。

他读的闲书颇多,不是那等只读圣贤书的腐儒,山海志怪一类看得不少,嘴里念了两念,忙抬头辨识那神像:“原来是灵山府君。”

老仆一面加柴生火,一面道:“灵山府君?这是哪路神仙?”

上了年纪的人,素来喜欢烧香拜佛,却从没听过这尊神。

宋公子道:“山有山神,水有水神,我在书里看到过,灵山在中部,是徐山大脉的子山,灵山府君虽然不太出名,但也是正神,有自己的香

内容可能未显示全,请退出阅读模式看全部内容,xs63 . c o 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