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二十章 神兽 龙的诞生 春秋人生之重合

首页
关灯
护眼
隐藏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

只是还是要问一问,问天寒为什么会想要做锯子来伐木。没有想到天寒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,反问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用锯子锯比用砍来得快一些和省力一些吗?相传远古时期,鲁班叔叔就明白了这一个道理,可你竟不知道。也是,你又不是木工,只是打铁的,一时难以明了那么深奥的道理。理解,理解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们有代沟呀。”和村中的这一些老人们相处下来,和他们的关系极好,常常都相互开玩笑取笑对方。所以天寒很随意的开张大叔的玩笑,只是作出那一种真的好像是对牛弹琴状,让张大叔觉得极没面子。气得他气哼哼扭过头不再理会,自顾自的装打造锯子的材料丢进火炉里。天寒在一旁看了暗笑,这一个老头就是有趣。

可也不怠慢,走近旁边看着他是怎么样将这材料到最后变成锯子的过程。这可是就当时师父在言传身教一样。张大宗师虽没有出声,但这一些天寒都像看过书一样知道,有人在实操让自己在目睹一遍。下回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做锯子,对于宗师来说,果然是微不足道的事。本来这事只要让张宗师的徒孙都可以完成,可谁叫是天寒叫他呢。再加上,这一段时间实是在无聊之致,闲着也是闲着,就杀鸡也用猎枪吧。可没有想到竟给天寒给抢了一顿白,那一个气闷呀,真是自找气受。

这锯长两米,宽一尺,弹性极佳,上好钢片。锯齿两边锉开,极为锋利。天寒装好两边的木柄抓手,试试其锋芒,果不愧是宗师级做的东西,有其名气在,用那放在庭院开炉用的木材来一试锋芒,但却早已被吓得齿未到,已有缝。满意的点点头。

张大叔见到天寒满意了,马上讨好的走到身边,一脸的谄笑,根本就忘了刚才天寒是怎么样的取笑他。天寒神气的一挥手,阻住他想说的话,“大叔,我知你想什么,此事可缓一缓,我试试我的手艺如何,你老人家在旁边指点着点。当然,作完后,咱哥俩好好的醉他一场。如何?”

讨好天寒不就是为了喝猴儿酒吗?虽说送了自己两坛,可那是自己的,喝一杯就少一杯了,而天寒那家伙,谁知他那一个葫芦里到底有多少呀。所以喝好酒,当然是喝别人的好,然后自己的呢,就可以慢慢的独自浅酌了。

天寒按照刚才张大叔的步骤进行自己的第一次煅造工具。刚开始还感觉到有一些手颤,有一些生手,但却又极为熟悉。仿佛这是多年前早已会的一门技术,只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停止,现在是重操旧业。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多,手中的小铁锤挥着得越来越快,终于,钢锯完成了。虽说没有张大叔的那一把那样好,可这对于他来说是很有重在意义,他可以自信的煅造自己的工具了,包括兵器。只要那熟悉度回来了,找到合适的材料,打多几件器具,他就是那中级的煅造师。不需要从学徒一样的一级一级学起。

看着这一把长锯,天寒是兴奋异常呀,成功的感觉让他心里乐开了花,心里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对他说,我要煅造,我要煅造。

像是有着使不完的劲,左手拿着钳子,右手挥着手锤,汗如雨下,火红的

m.xs63.com看完整内容请退出阅读模式

回目录 下一页